來者不拒我開心抱入懷,記憶永不會空白。順著局勢見異就思遷,墜落只要放的開。如散落的紙牌,搖擺。

十一月初,翻了翻日歷,距離秋天最後一個節氣已經過去很久了。睡醒之後和N說看完「驢得水」情緒崩的有些厲害,整個人喪到了極點,緩了一夜還沒緩過來。

N在微信裏問我「喜歡一曼麽?」「喜歡」,幾乎秒回不加思索。曾試圖用很多詞語去形容她,奈何我太淺薄,奈何文字太蒼白。

她是人們口中那個的蕩婦,魁山口中那個玩弄感情的婊砸,銅匠婆娘嘴裏那個搞破鞋的,聲名狼藉,如此不堪。其實不是呀,她是最美的那個姑娘,單純善良的姑娘。

作為全片不多的女性角色之一,不比當紅女星的艷麗奪目,溫婉的她顯得很特別。本來對旗袍就有一種特殊的執念,看到穿旗袍的一曼,溫婉而明亮。

她可能是全片最單純的人了,只想按自己想法過一生的大膽姑娘。高興就約個炮,不高興就和自己浪跡天涯。不需要誰負責也不對誰負責。不受別人的約束,卻也從不傷害誰。在充滿現實官場諷刺的主線故事裏,作為危害性最小的她,完全容不得她想到以後。

她可能也是全片最勇敢的人了。勇敢是什麼?是那個滿嘴狠話愛逞能的鐵男麽?是那個不加思索大攬責任的校長麽?鐵男被一槍嚇得慫成了狗,而校長,迫於權勢甚至忘了所以。所以勇敢是什麼?故事架構在民國,而一曼的生活方式哪怕是放在今天,也不會得到主流的接受,而她卻這麽做了,她的性只爲取悅自己。做自己就是一種勇敢,時至今日也是。那麽多人指責她的風流不知檢點,那麽多的污言穢語,而她臉上的笑容從未消失過。她就是那個燈下旋轉起舞的姑娘,那個月下幻想自己心上人的姑娘。

已經單曲循環了超過24h的「我要你」,一曼啊一曼,你心中的情郎究竟什麼樣。

可是大家都忘記了,一曼也是全片裏內心最柔軟的那個姑娘。她和銅匠「搞破鞋」,為的是保全學校。拒絕魁山,是因為不愛卻也不願意拖累他。出口傷人,是為了保全銅匠和他的家庭。沒有任何一件是尋求一己私利,可是這些都沒有人記得了。銅匠憎恨她,魁山羞辱她,校長亦成為了冷漠的儈子手。所以一曼瘋了,那麽多人曾詆譭她辱罵她她都沒有絲毫動搖,現在卻倒在了曾經最親近的人的傷害下。因為一曼沒有辦法和他們一樣變得利益熏心,露出尖牙利爪,可一曼也無法承受,這些傷害的來源都是她曾經的最親近。這大概也是我能想到的一曼的唯一合理歸宿,這黑白灰的混沌世界難有容她之所。

從電影院出來的時候走的飛快,沉默不語。走了好長一段路之後,德妃問我,你不說點什麽麽?我說,生而為人,我很抱歉。轉而笑了起來,說,看著他人的不幸,便覺得自己的人生何其幸運。

评论
© 凌亂小番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