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者不拒我開心抱入懷,記憶永不會空白。順著局勢見異就思遷,墜落只要放的開。如散落的紙牌,搖擺。

世界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東野圭吾

我不記得最開始是在哪裏看到這麽一句話,說「為什麼好人成佛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而壞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可以了」。乍看之下感覺哪裡不對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的樣子。毫無頭緒的郁郁了很多天,便也就暫且擺下了。

除夕夜頭疼又睡不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到了本命年,最後想到這個故事叫做都要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自己。看完烈日灼心,講到贖罪,仔細想來最後恍然大悟。原來所謂佛不是階層品級,不是統一的客觀既定標準,而是自我完滿。成佛便是自我救贖的過程。

還有一個梗。

主角一行三人在逃逸期間各種做好事,不計代價不求回報,為了贖罪。結局時,三人中兩人被執行死刑,一人自殺。

當時就懵了,這種看起來已然浪子回頭的故事為何最後落得這般下場,這與逍遙法外或是繼續作孽的去向有何不同。如此一個浪子回頭沒活路的故事,要怎麼直視浪子回頭金不換,要如何勸誡人們回頭是岸。

錯了就是錯了。

這是後來G跟我說的。非常平常但一針見血。

到這裏才意識到,所謂回頭,所謂贖罪,都是從承擔開始的。承認犯下的錯,擔住犯錯的後果。

「鹽從哪兒鹹,醋打哪兒酸,臉一抹拉這日子就想重新過了,是兩撇的都明白,那不可能。」

片頭評書早說明白的道理卻還要思考這麽久。行為帶來的效益是無法衡量的,這個行為帶來的益處能不能彌補那個行為造成的傷害是主觀的。因為利益關繫大小關係親疏遠近,有人覺得可以,有人說不。所以法律是唯一的準繩,在主觀無法抉擇的時候有一個客觀依靠。

既定標準在規定共性的同時便一定會犧牲掉某些個性,個別有所偏重或偏輕,但底線的作用便是保住方向不失。

當然,為了戲劇效果,電影的結尾出現了第四人,故事算不算是一個錯判我不知道。但是這確實讓我想了很多東西。

重建三觀還真是蠻累的。

评论
© 凌亂小番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