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者不拒我開心抱入懷,記憶永不會空白。順著局勢見異就思遷,墜落只要放的開。如散落的紙牌,搖擺。

年末倒計時之貳拾。

出門的時候發現山上的星星真的很多,還特別特別亮。

醫院的急診科都有莫名的相似,進急診的時候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慌。上次進急診是四年前外公離世,記事以來第一次經歷的生離死別。

我夢見過他,我很想念他。

醫院真的是一個狹小範圍內能包含世間百態的存在,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哀怨,有人怒罵。有的醫生親切和藹,有的醫生趾高氣揚。大家誰也不認識誰,卻都在同一個空間里走著自己的劇本。

後來和施主說,我突然意識到單身最可怕的地方根本不在於沒有人和你同擔痛苦與憂愁,分享快樂和喜悅。而在於你特麽需要急診的時候連個打車排隊掛號交錢的人都沒有。小病小痛還能自行堅強,遇見大事豈不是喜聞樂見。

習慣性開始思索解決方案,例如呼叫一張120的成本,例如打電話把基友從熟睡中喚醒要多久,例如真的沒辦法是不是拜託醫院保安或者護士幫忙。

很多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不是因為以前都不是只有自己,而是因為特麽以前身體好啊臥槽。

回來的路上,星星依然那麽多,依然那麽亮。

评论
© 凌亂小番茄。 | Powered by LOFTER